当前位置:  首页星闻电视资讯详情

柳云龙回应《传奇之王》抄袭说 称向经典致敬

发布来源:明星网    发布时间:2012-01-05

本文配图均为柳云龙在《传奇之王》(观剧)中的剧照。

剧照

回应《传奇之王》与名著很相似

由柳云龙自导自演的电视剧《传奇之王》作为江苏卫视的开年大剧正在热播。这部剧刚登上荧屏,就有观众提出强烈的质疑:“这部剧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是不是和法国大作家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差不多啊?”带着观众的疑问,记者特别将两部作品放在一起比较了一番,果然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无论是故事结构、人物设定甚至包括细节,《传奇之王》都跟《基督山伯爵》很相似!对此,导演柳云龙也很坦然,该剧正是向《基督山伯爵》的致敬作品。

谈起自己的导演生涯,柳云龙说道:“拍《暗算》的时候,别人叫我导演,我有时会愣一下,现在‘柳导’成了我的另外一个名字。即使在其他导演的戏里,大家也叫我“柳导”,但这不就乱了吗?我请大家改口,于是又有人叫‘柳老师’、‘柳爷’,使我更加浑身不自在,我的能耐不足以为人师表,也不愿让自己沾上江湖气,直呼大名大家不肯,那还是叫回‘柳导’吧。”

《传奇之王》与《基督山伯爵》诸多相似

故事:隐姓埋名为复仇

相似度:☆☆☆☆☆

著名小说《基督山伯爵》讲述的是一位名叫爱德蒙·唐泰斯的大副受他人陷害入狱,出狱后化身基督山伯爵复仇的故事,无独有偶,电视剧《传奇之王》讲述了几乎同样的故事,剧中柳云龙饰演的林天龙也是被他人陷害入狱,在监狱中度过了十几年的光阴,出狱后的他发誓要报复当初陷害自己的人,于是便化身为有着神秘身份的富豪楚先生,展开了一系列复仇计划。在《基督山伯爵》里主人公唐泰斯开始是一名在海上漂泊的船员,《传奇之王》里的林天龙最开始一样是一名快乐单纯的船员。

职业一样,遇到的事情也出奇的“雷同”,《基督山伯爵》的唐泰斯在婚礼上失去了一切,被押送到孤岛上的监牢,度过了14年的漫长时间。《传奇之王》中的林天龙同样遭人陷害,在婚礼当天被警察抓走,莫名其妙地失去了一切,在监牢里一过就是十几年,出狱后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相同的经历一直延续到唐泰斯和林天龙出狱以后,两人都有报仇的经历。

人物:主要人物都差不多

相似度:☆☆☆☆

在《基督山伯爵》里入狱的唐泰斯感觉陷入绝望的时候,有一位老人“意外”来到他身边,陪伴唐泰斯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传奇之王》的林天龙入狱后也没有“闲”着,一位看似疯癫的老人出现在了自己的牢房里,而他其实是清朝最后一位皇帝的老师,老疯子在得知林天龙的经历后,自愿成为林天龙的老师,为他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梅塞苔丝是《基督山伯爵》里的女主角,也是唐泰斯一生中唯一最爱的女人。或许觉得取名字也是一件难事,《传奇之王》干脆直接为女主角取名为梅子。

此外,费尔南和雷立刚分别是《基督山伯爵》和《传奇之王》中的大反派,坏人的下场也是相似的。

细节:越狱寻宝报恩一个不少

相似度:☆☆☆☆

当唐泰斯和林天龙被关进大牢,并判终身监禁后,唯有越狱才能完成他们的传奇之旅,唐泰斯在老人死后躲进其尸体运送袋,被运出了大牢。林天龙则运用老疯子交给他的易容术,逃出大牢。

出狱后的唐泰斯成了基督山伯爵,强大的经济实力来源于在狱中得知的一个秘密,老人向他透露过在一个叫做基督山的小岛上有一大批财富,唐泰斯找到了小岛,找到了宝藏,一夜间变成亿万富翁。林天龙比唐泰斯幸运一些,老疯子直接把自己所有的财富赠与给了林天龙。

此外,基督山伯爵在复仇前特别去报答了法老号善良的船主。在《传奇之王》里,老戏骨曾江饰演的庄先生也在林天龙入狱后积极帮忙,并且一直接济林天龙的老父亲,在庄先生生意失败之际,林天龙突然出现帮庄先生渡过了难关。 (莫斯其格)

主创回应

阐述《基督山伯爵》和《传奇之王》的关系

柳云龙:是一个苹果一个梨和一个苹果梨的关系

《传奇之王》导演兼主演柳云龙在接受记者电话专访时直言,自己最看重的不是收视率或票房,而是作品有没有打动和感动观众。“观众哭了还是笑了,看完作品,他的内心有没有泛过一圈或几圈涟漪。”

对于自己像是娱乐圈的独行侠,柳云龙有点哭笑不得:“我对于娱乐圈不是照单全收,我只接受我能接受的那一部分,因为我的工作在这里,而人生在世我还有我的生活。”

更希望观众看到一个沉沦与救赎的故事

广州日报:《传奇之王》里从青年演到老年,林天龙年轻时期的单纯快乐对于经历丰富的您来说,是否反而会难度大一些?

柳云龙:很简单,谁都有少不经事的时候,我就是将我的那个时候回忆一遍罢了。

广州日报:剧中给人印象很深的一句台词是林天龙的“利益之外还有道义”,您认同这个观点吗?

柳云龙:我非常认同,我从来认为,君子生财,还是要取之有道。否则金钱让你的肚子里有了油水,灵魂却没了;油水一大,还容易生病。

广州日报:一个心中充满仇恨的人怎么就幡然悔悟了呢?剧中关于林天龙迷失后自我救赎的过程好像展现得不是很明显?

柳云龙:林天龙复仇的过程充满了挣扎,他只有不断将自己的伤口撕开,才能提醒自己不要停下来,所以说,他还是一个善良的人。林天龙用自己的方式复仇,他布局让仇人死在了各自迷醉的欲望里——钱、权、色,他其实还是给了他们一条生路,他们没有悬崖勒马,而是在迷失的人性里越走越远。与其说这是一个单纯的复仇故事,我更希望观众们看到的是一个描述邪恶与善良、苦难与挣扎、等待与希望、沉沦与救赎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放在任何年代,都会引起人们内心深处的共鸣。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结尾写到,“人类的一切智慧都包含在这样四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这是林天龙最终散尽钱财、回归大海的动因。

我不像林天龙、没有安在天的好脾气、也没钱之江那般淡定

广州日报:您喜欢林天龙吗,和他有没相像之处?

柳云龙:我喜欢我创造的任何一个角色。但我是我,角色是角色,没有像不像的问题。就如同媒体和观众无数次地将我和《暗算》里的安在天和钱之江相比,我只能回答,生活里的我,没有安在天的好脾气,也没有钱之江那般淡定。

广州日报:大家都熟悉《基督山伯爵》,这么雷同的故事如何吸引观众呢?

柳云龙:我拍《传奇之王》的确一波三折,简单说,前后5年,剧本经过3个编剧之手,又回到我这里,这是一种缘分。《传奇之王》和《基督山伯爵》不是雷同不雷同的问题,我认为是一个苹果一个梨,和一个苹果梨的关系。怎么收获一个香甜可口的苹果梨,在于你如何嫁接苹果和梨。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在全世界范围内翻拍多次,有的忠于原著,有的改编或取材原著,在向大仲马致敬的同时,拼的是你拍出了一个好故事。

蓬头垢面、装疯卖傻都是角色和剧情的需要

广州日报:有网友说因为《传奇之王》,发现了您的喜剧天赋,您有这方面计划吗?

柳云龙:老实说,我在生活中应该算是一个幽默的人,只是分人,在家人、朋友和相熟的人面前,按北京话说,我忒逗了。我也盼望着能演一部喜剧,我喜欢看法国喜剧片《虎口脱险》,百看不厌。

广州日报:您好像很喜欢拍战争年代的人性厮杀和智力比拼,为什么对那个年代情有独钟?

柳云龙: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南人喜米,北人好面,我的确是喜欢那些描写家国情仇的作品。

广州日报:《传奇之王》中,您不但蓬头垢面,与乞丐无异,还要装疯卖傻以求保全性命。这和柳云龙以往的个人标签很不同,不怕自毁形象吗?

柳云龙:我在塑造角色时从来是物我两忘的,一切都是从角色出发。林天龙被投入了地牢,那么多年终于出来了,难道会是一副明眸皓齿的样子吗? (苏蕾)

原声

回放

柳云龙:我不是自恋是自爱

回应曾经各种质疑 绝不只为钱接活儿

广州日报:有媒体给您贴了“自恋”的标签,您认同吗?

柳云龙:我是那种由着别人随便戴帽子的人吗?何况“自恋”一词,最初不知出自哪位记者之口,然后人云亦云。什么叫自恋?如果是自爱的意思我不反对,人连自己都不爱,还怎么仁者爱人?但如果说我自导自演就是自恋,比我头衔多的人大有人在;说我只给自己特写镜头的,最好再请他看一遍片子,戴上副度数大一些的眼镜。这简直是侮辱我,我是职业演员,也是职业导演,我有我的职业操守和纪律。

广州日报:现在又导又演的人很少了,您为什么台前幕后都不舍得放弃?是天生工作狂,还是控制欲比较强?

柳云龙:在《传奇之王》里是形势所逼。我没想做工作狂,身为公司董事长,遇到问题我不扑上去堵枪眼,还能指望谁呢!控制欲强是真的,所以看到自己无法掌控的情况发生时,就得出手。

广州日报:还会在电影上继续尝试吗?

柳云龙:当然,目前准备的项目中至少有三部电影,有现代题材的,也有古装和战争片,古装片还是一部3D电影。

广州日报:为了票房、收视,有些时候创作者可能会投其所好,换作您,您会妥协吗?

柳云龙:我会客观地分析,不会盲从。我不是一个跟风的人。这跟我的性格有关系。

广州日报:您会不会太清高?

柳云龙:不喜欢抛头露面,或是跟人话不投机半句多,就是太清高吗?我也拍过烂片,但我从来没有只是为钱去接拍过任何作品,广告就更挑了。 (苏蕾)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