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星闻音乐资讯详情

乐队的夏天过去之后,谁来扶持他们过冬?

发布来源:明星网    发布时间:2020-01-14

  如果说《乐夏》的热播、周杰伦数字专辑的热卖、唱吧独家发行的《野狼disco》火遍全网、抖音神曲的大火、电音节的政府加持……这一系列的利好趋势让音乐人仿佛再次看到了新一轮的曙光,那么希望过后究竟是真正的蓬勃发展,还是转瞬即逝的烟火?

  音乐人现状:保留着心中梦想的斜杠青年

  “音乐养活不了音乐人”已成为业内公知。搞过动画设计的新裤子乐队彭磊、做“码农”的刺猬乐队赵子健、直播带货的二手玫瑰梁龙……这些已经算是成功的典型,而更为庞大的是那些“不知名”的地下音乐人。对于他们,音乐辅导机构的教师、影视行业的后期或流量平台的网红已经算是抱着梦想留在了“圈内”,更多的是忙碌于社会中的各个职务上的边缘音乐人,养家糊口之余,把“音乐”两个字放在了斜杠之后。

  清华大学与中国传媒大学联合发布了《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数据显示,仅有12%的人在脱离了学校之后依然在做全职音乐人,近一半的音乐人仅把做音乐当做自己的副业。这些音乐人中,绝大多数仍生存艰难,近半数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的则只有9.3%。

  不可置否,虽然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为更多的独立音乐人获得了更为多渠道的收入来源,但将音乐作为自己的全职工作并为自己带来较为财富自由的生活,依旧是圈内音乐人的一个“梦想”。

  音乐人夏天过后,谁来承接根本需求?

  虽然伴随着但版权环境的改善、亚文化的走热、变现渠道的多样化,音乐人获取收入的方式有所增长。但面对沉寂了多年的音乐市场、和更为娱乐化、碎片化、视频化的流量圈,这些收益唯恐杯水车薪。

  众人在为周杰伦《说好不哭》的情怀集体狂欢过后,一个无比现实的后续是,用户为音乐付费的比例依然不超过5%。这与欧美的70%和日韩的90%形成了鲜明对比。同样尴尬的是《乐队的夏天》大热后,虽然这些乐队的知名度提高了不少,彭磊的粉丝量也破了100w,但是音乐本身并没能破圈。在节目结束之后,他们歌曲的热度快速下降,即使是喜欢他们的粉丝,也从未在KTV点上一首《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夏天终将过去,音乐人是否会再次进入严冬?我们在与音乐人的对话中发现,很少有音乐人会从版权费中获益。无论是版权代理机构、唱片公司、数字音乐平台还是音著协,都很难给到他们可以糊口的收益。

  一位MCN机构营销负责人透露道,在其公司内,美妆、颜值、搞笑、美食博主的收益都十分可观,一支60s的视频广告价位可达6位数,而音乐博主的广告单量“少的可怜”,经常作为打包价附赠推广。

  乐圈复兴道阻且长,在线音乐平台扛旗前行

  虽然看到了曙光的音乐人们即将再度进入“冬天”,但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市场数据来看,其实很多包括腾讯音乐人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唱吧、抖音、B站等在内的在线音乐平台乃至视频平台都在不停地推出各种名目的“计划”。

  双十一前,B站宣布上线“音乐星计划”,将以六大资源体系全力发展音乐向内容,扶持优秀音乐内容创作者。

  十一月底,快手联合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共同发布“音乐燎原计划”,探索短视频+音乐的新模式,建立视频化的音乐宣发模式。

  双十二期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推出了“亿元激励计划”,签约歌曲的音乐人获得的分成比例最高将提至100%,同时还有机会获得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推广资源。

  一月中旬,成立时间最早的音乐社交平台——唱吧,也高调出击,喊出口号“不玩套路,0门槛直分1个亿”,推出多维度的激励与扶持政策,包括流量分成、版权分成、音乐服务等。其对音乐人的流量分成上上表现的更为直接,音乐人不用靠带货或广告分成,产出优质音乐内容就能直接产生价值,通过作品播放用户数、作品配合度、作品分享欢迎度、作品收礼欢迎度等维度的综合计算,让收益直接进入音乐人口袋。

  仅靠画饼难以过冬,不谈分成都是耍流氓

  尽管在上述计划中“亿元激励”、“200亿流量支持”、“明星导师视频辅导”等让人大放眼球,对音乐人的“冬天”而言似乎是雪中送炭,但事实上对于在在线音乐行业中发展参差不齐的企业来说,这些计划归根结底都是在弥补各自的短板,也就是抢内容版权、流量等老问题,而对于音乐人而言仅仅是提供了展现的平台,倒是唱吧的“综合评分,分钱到户”有点霸蛮味道。其实,唱作人能够获得的实实在在的收入,比获得多少流量导入,多少曝光的噱头,恐怕来的更为实际。

  遥想2012年,音乐大佬宋柯当爹后毅然辞去理想进军餐饮,并与同样“弃音从餐”的李恒卖起了水饺的事件,给广大音乐创作人当头一棒。从过往的轰轰烈烈到一地鸡毛,业界最强的大佬也迫于挣不到钱,不得不向生活妥协,直至今天仍然没有一个健康的生态圈。据一位音乐人透露,即便是平台发布单曲累计收听量上百万的音乐人,收入也有可能出现不过百的情况。在流量为王的行业,透明的分成机制显然比笼统地表示“百亿曝光”、“流量支持”更能有说服力。

  腾讯音乐扶持计划则以日常“积分兑换流量”为主,音乐人可从每日签到,日常评论回复,动态发布等日常社交互动渠道获取积分,进而获得相应的流量包、歌曲推广机会,这对于从社交起家,流量之王的腾讯而言,其出发点不言而喻。

  此外,网易云石头计划则通过提供录制唱片、拍摄MV的方式为冠军提供了变相的资金支持,虾米寻光计划同样为音乐人提供音乐录制等服务,为音乐人节省开支,看似对症下药的做法,但事实终究是为少数人服务,可能最终落得“隔靴搔痒。

  唱吧说音乐人不用靠带货或广告分成,“让音乐不只是信仰,让付出都能有回报”,优质音乐内容就能赚钱,直接和音乐人分成,以目前唱吧的运作方式和体量能不能持续?CEO陈华在嗨典现场放出“开水饺店的都该来玩音乐了”的狠话究竟能否实现?

  总之,从腾讯到网易、从抖音到唱吧、从虾米到B站,谁的方法能够奏效呢?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无论哪一种扶持方式,解决流量变现需求的才最能彰显诚意,只有这样才会形成真正的音乐生态圈。

  数字化音乐市场已经走过了16个春夏秋冬。而今年,在经历了一次难忘的“夏天”之后,音乐人是否能够在形形色色的音乐平台扶持下,真正扛过冬天走进暖春?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